本会动态

文章详情页
2018年比特幣最大詐騙案 青海地頭蛇的連環收割術
发布时间:2019-08-07 15:21:24来源:滚球盘-滚球盘app-滚球盘口点击:20

  來源:北緯31度

  作者:賈天真

  邁入2019年,比特幣礦業投資人小韓心裏堵得慌。

  想當初,18個人足足湊了1270萬元人民幣(包括小韓投資的200萬),都徹底地打了水漂。

  這起案件的涉案金額巨大,可以算得上是2018年比特幣礦業最大的詐騙案。

  小韓沒料到,他所信任的這家名為「青海日晶光電有限公司」(下稱「日晶光電」),作為青海省光伏產業里的「重點企業」,時不時登上媒體報導,經常被當做標杆的「好企業」,竟能出現幺蛾子。

  但日晶光電形成了獨特的礦圈收割術:

  利用國家資源允許的低價電(0.33元),吸引礦圈投入礦機,?之後電費漲價、私自宣布合同無效、默許保安打砸礦機並進行威脅扣押……

  (需要明確一點,此低價電本是用於生產單晶矽,但日晶光電卻偷偷用來挖取比特幣。)

  作為投資者之一小韓,目瞪口呆的是,日晶光電工作人員當初出示的「與政府簽訂的三方協議」竟是偽造,這種下三濫的套路早已經坑過一批投資人。

  想當初,日晶光電總經理林松麟拍著胸脯保證「重點企業」、「省領導多次視察」讓投資人咽下定心丸的場景還歷歷在目。

  被詐騙后,試圖通過報案追回損失的小韓,聽到了當地人的忠告:"青海地方小,日晶能量大",來形容日晶在當地的勢力。雖然此項目已經立案,但在維權道路上,等待著投資人們的,依然是漫長的維權之路……

  01

  偽造政府文件

  礦機進場關門宰客

  比特幣礦機耗電量巨大,礦商一直是「逐電而居」的候鳥。

  從內蒙、新疆、甘肅到雲南、貴州、四川,礦商們追逐著「供電量大、電力穩定、成本低」的目標,供養起一個又一個「胃口奇大」、耗電量驚人的「巨獸」——礦場。

  足夠低價的電量是礦場的生命,但如果礦商只盯著這一點,很容易會落入到陷阱當中。

  2018年8月,日晶光電利用場地內註冊的殼公司德令哈巨應網路科技有限公司(巨應網路)向一眾投資人出售礦機機位。

  優勢是,低價,0.33元。

  小韓通過圈內的投資人朋友,得知青海日晶光電正在招商。

  在投資人到達日晶光電產業園后,負責招商的曹全福向一眾投資人,出示了有德令哈市政府蓋章的三方合作協議《區塊鏈產業戰略投資框架協議》(三方協議)。

  三方協議中顯示日晶光電、巨應網路和德令哈市政府合作的區塊鏈項目,並有德令哈市政府、日晶光電、巨應網路三方蓋的章,三方協議的落款時間為2018年4月12日。

  重點企業光環籠罩之下,投資人壓根就沒想過,這有德令哈市政府蓋章的文件竟是偽造。

  「電費3毛3,當時對我們來說,太有誘惑力了。」投資人小韓告訴「北緯31度」。

  商談合作的企業身上「光環」層層籠罩,小韓花了3天時間考察,覺得十分滿意,他決定參與投資。

  投資人們在日晶光電的廠區內,查閱協議以及其他日晶光電的文件后,共計4個直接投資人,14個間接投資人,對海西州重點企業日晶光電的區塊鏈機位項目,聯合投資了1270萬元,並約定11月底交付12.5萬個機位,電費為0.33元。

  「日晶光電是青海省重點企業,青海省對日晶有扶持政策。」他還給投資人餵了一顆定心丸,「10月底還會有青海省領導來檢查工作,儘管放心的做。」

  「後來,省政府領導確實在10月16日來日晶光電考察了。」小韓告訴「北緯31度」,並展示了當時一行人的照片。

  投資人都感到很放心,畢竟青海省政府主要領導來了,項目應該沒什麼問題。在青海省領導考察后,10月16日,投資人的設備陸陸續續進場,布置在日晶光電提供的機位上。

  當時現有機位也就只有兩萬多,按照進度是完全無法按時按量交付使用的。

  投資人質疑:「按照合同上的規定,11月底需要交付的12.5萬機位,僅交付了原定的六分之一。按照這個情況,能準時嗎?」

  日晶光電的招商負責人曹全福回答:「這不是你們擔心的問題。」

  僅僅過去了四天,等投資人的礦機設備進場后,日晶光電方面的人卻翻臉了。

  2018年10月20日上午8點,小韓接到了通知,日晶光電場地內註冊的第二個殼公司德令哈市火箭客科技有限公司(火箭客科技)要求,八點半統一停電關機。

  火箭客法人黃毅告訴一眾投資人,如果要繼續開機,就要按照新標準執行。新標準上漲到0.42元,比原約定的0.33元上漲接近30%。

  「認可這個電價,能繼續使用。不認可這個電價,也要按這個價格,把前期費用繳清才能走。」黃毅直接把話甩給了投資人。

  「我們要求合同撤銷設備離場,但黃毅聲稱合同無效,並暗示不接受條件機器別想走。」小韓事後向「北緯31度」回憶,當時自己已經被徹底惹怒。

  合同無效、電費漲價、機器扣押這三項不合理要求讓投資人完全傻眼,「這跟關門打狗有什麼兩樣!」

  10月21日,投資人到日晶光電產業園,計劃將設備直接拉走。出廠門時,日晶公司的保安跳上正在行駛的車輛,將礦機往車下摔,當場打砸破壞4台礦機。

  「再往前開,我們就把設備全部砸了!」日晶光電保安語出威脅,還到駕駛室將車輛鑰匙搶走,在場的投資人馬上報警。

  110出警后,將一行人帶到德令哈市新城派出所處理。

  在派出所的調解過程中,日晶光電總經理林松麟和火箭客法人黃毅認可保安的行為,依然拒絕設備離場,並於當晚在日晶光電產業園門口增派人手和車輛,阻止其餘設備離場。

  事態開始愈演愈烈......

  02

  產業重挫還款無力

  日晶光電轉型挖礦

  令小韓上當的「重點企業」,名為青海日晶光電有限公司。屬於「柴達木循環經濟試驗區(國家級)」2013年3月招商引資項目,坐落於德令哈工業園「青海日晶光電產業園」內。

  「項目總投資15億元,佔地497畝。原計劃18年12月底項目建成,可實現年產值30億元,利稅3億元,增加就業崗位2500個。」海西州政府項目曾公示過項目進展。

  青海日晶作為當地重點發展的光伏類企業,當地政府大力支持了企業發展,給予了多樣的政策優惠,希望其成為對外展示「循環經濟」發展的一張重要名片。

  「北緯31度」查詢了相關報導,《青海日報》曾發表的文章中提到了海西州的重點光伏企業——青海日晶光電有限公司。

  「這家企業在科技攻關中,形成了自己的核心競爭力,產品多晶矽切片由原來的每片120克降低到每片60克,在生產成本大幅降低的同時,企業的競爭力隨之上升。」

  既有技術競爭力,又是當地知名企業,日晶為何鋌而走險,走上這條收割礦圈之路呢?

  具體原因不得而知,北緯31度只了解到,日晶的盈利狀況一直堪憂。

  2016年11月11日,由於是海西州的重點光伏企業,中國郵政儲蓄銀行海西支行向日晶公司發放貸款1700萬元,約定按月付息,到期一次性還本。

  但貸款到期后,日晶公司並未按約還款並被告上法庭。

  2018年10月16日,日晶光電提出上訴並希望法院撤銷罰息時給出了理由,受國家光伏」5.31」新政策的影響,光伏產業鏈中下游企業基本關停,矽棒市場需求基本處於停滯狀態,導致公司全面停業生產,公司生產處於嚴重虧損。

  「目前公司已無流動資金,公司現正在以多種形式和方式進行轉型,並尋求合作夥伴,在艱難維持公司基本運行的同時,尋求商機,重新生產,扭轉虧盈,早日償還銀行貸款。」

  「轉型並尋求合作夥伴」的青海日晶光電,此時真正忙碌的,卻是第三次舉起了鐮刀,以同樣套路收割比特幣礦商。

  事件發生后,投資人們才聯繫到日晶光電場內其他更早期的投資者,驚聞日晶光電已經不是第一次用這個套路了。

  早在2018年4月份和7月份,已經有兩批投資人被坑得血本無歸,這兩批投資人最後連礦機都不要了。

  當時的套路跟小韓這批投資人是一樣的,先用低電價誘惑投資人設備進場后,強制使用高價電,並且不允許礦機離場。

  小韓心裏一涼,這1200多萬投資款血本無歸不說,已經進場價值上億的設備萬一再被扣押,到那時更是雪上加霜。

  「我們焦慮的,已經不是上千萬投資款能否收回的問題,而是已經進場的、價值近億的礦機能否安全離場。」一位投資人向「北緯31度」吐露了心聲。

  通過在當地了解一些情況后,當地人直言:「青海地方小,日晶能量大,是典型地頭蛇,先認清現實再說下來的路怎麼走。」

  2018年10月22日,面對項目騙局,投資人承擔著對客戶每天產生巨額賠付的情況下,還不得不面對設備被扣押的風險。

  「萬一再說交什麼託管費之類,估計這輩子都搭進去了。」

  於是,投資人迫不得已在日晶光電場地內的殼公司火箭客給出的巨額電費清單(每度0.42元)上簽字,交了高價電費后,設備才得以離場。

  03

  套路詐騙頂風作案

  涉黑維權長路漫漫

  小韓想要追回自己的損失,他發現自己很快碰了一鼻子灰。

  根據派出所要求,他需要相關工作人員出具日晶光電偽造印章,簽署的相關協議不存在的證明。相關人員的辦事效率,讓他一等再等。

  2018年11月29日,青海省海西州德令哈市公安局對日晶光電負責招商的犯罪嫌疑人曹全福以涉嫌偽造印章、巨額詐騙罪立案。

  在投資人舉報日晶涉黑后,2018年12月11日德令哈市公安局出具《關於日晶光電詐騙涉黑問題的處理意見書》確認三方協議為偽造,並已立案將對犯罪嫌疑人曹全福採取刑事強制措施。

  12月13日將犯罪嫌疑人曹全福在深圳北站抓獲。

  在將曹全福偽造印章詐騙立案后,投資人決定不能放任日晶無法無天。

  12月14日,投資人收集日晶光電故意毀壞財物、敲詐勒索的涉黑線索後到新城派出所報案。

  報案后,投資人再次進入廠區。

  令人大跌眼鏡的是,日晶光電還在用以前黑下來的礦機從事挖礦業務。儘管白天不敢開機,晚上卻依然乾的如火如荼。

  日晶光電並沒有獲得挖礦的用電批文,而是一直使用單晶矽生產用電,改變了電力用途從事比特幣挖礦業務已經一年有餘。

  如今虛報大數據項目騙取大數據備案批文,非常很順利的在德令哈市經信委拿到了項目備案書。

  一眾投資人非常驚訝,報案后的日晶光電還能繼續違規用電,頂風作案?

  本地人直言不諱:「人家違規用電靠的是關係,經信委和電力局都是睜一隻眼閉一隻眼,不聞不問,你們這些外地人來了又能把日晶怎麼樣?」

  日晶光電用「黑下來」的機器違規用電,天天數著到手的比特幣逍遙自在,剩下一眾投資人慾哭無淚。

  還有人不斷地暗示他,「你這個案子被壓著了,上面有人。」但他沒有放棄,政府裏面誰是日晶光電的保護傘?他到了海西州信訪局進行打黑除惡舉報。

  小韓和其他投資人並不打算屈服,這3個多月,他多次往返德令哈,在高原地區住了下來,時不時就跑派出所詢問進展。

  就算是塊磚頭,扔到水裡好歹也得「噗通」一聲,再泛起陣陣漣漪。

  而小韓和其他日晶光電的投資人,花了1200多萬購買機位,轉到日晶光電對公賬戶上的錢卻徹底消失,再也沒有迴音。

  礦機設備往返德令哈的費用和時間,這當中又經歷了礦場機位斷電,又是扣押礦機等等狀況,小韓非常後悔自己當初只花了3天考察,更沒想到當地的重點企業還能設下如此圈套。

  他的心思,連著他投資的200萬,一起留在了這青海的茫茫戈壁之上。

  1988年6月,海子第二次坐火車前往西藏,在德令哈短暫停留,寫了一首很有名的詩《日記》(又名《姐姐,今夜我在德令哈》)。

  詩里動情地寫道:「……今夜青稞只屬於他自己/一切都在生長/今夜/我只有美麗的戈壁空空/姐姐,今夜我不關心人類/我只想你」。

  小韓無心關注柴達木盆地的戈壁空空,他只想早日追回自己的損失,更希望不會再有人重蹈覆轍。